欧冠

战国 第四百二十六章 - 危

2019-12-04 18:02: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国 第四百二十六章 : 危

夜里冷风呼啸,直吹的人身上寒毛倒竖,上官飞狐站在这片废墟的残骸之上,脚下踩着金属腐蚀后沙砾化的沙土,一踩就变成了渣滓。

“你要去哪?上官飞狐。”哈迪斯从他身后又出现,幽幽的说道。

“无可奉告。”上官飞狐头也不回的说。

“我劝你最好不要进脚下的地下王宫,里面有黎南人留下的诅咒,他们几个进入只有死路一条。”哈迪斯笑着说。

上官飞狐回过头,冷冷的说,“黑石魔族的人什么时候有这么好心了,你鬼话连篇,我不会相信你的。”

孙不远远情结球陌孤羽诺孤

孙不远远情结球陌孤羽诺孤终于,他们走下了阶梯,前面是四平八稳的正路了,两侧都是高过六米的墙,刚走了几步,东方子炎就看到了墙上竟然出现了壁画和石刻文字,还有一些石窟,也就是刻在墙上的人物雕像。

“你要看着你的儿子成魔么?”哈迪斯突然阴阴说道。

“什么?”上官飞狐猛的回头。

“你没听错,魄魔,污染血统,以上官元疾的天赋和实力,能成为与路西法‘魔君’齐名的‘魔皇’不成问题。”哈迪斯哈哈大笑。

“元疾要是出什么事,我定要取你性命!”上官飞狐忽然变得暴怒,身上涌出了无数风沙,环绕而成了巨大的风幕。

“跟你硬碰硬,我自然不会是对手。”哈迪斯说罢,在上官飞狐动手之前便化作黑气消失殆尽了。

哈迪斯消失了,上官飞狐身上涌出的风也消退,他凝望着夜空之上的漫天星辰,眉头紧皱。

古城遗址地下

果然,不出一刻钟,走在前面的东方子炎接着灯光,果然看到了一扇石门,石门边缘与隧道口严丝合缝,没有一点缝隙,东方子炎将手灯交给了身后的莱茵,让他帮忙照明,他走到了石门前,门上安置了棋盘,上面有半数的棋子,他用手轻轻摸了摸石门,又用手指轻轻敲了敲,发出闷响声,然后他又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听了一会儿,果断说道,“这扇门里有严密的机械结构,应该是类似黑匣子炮的机械防御系统,强行破坏必然会与引起爆炸,在这隧道中爆炸的话,不但会将我们活埋,还会摧毁唯一一条通往地下王宫的路。”

圣凰站在后面,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机械手臂摸了摸自己的头顶,“那个棋盘不容易解开,上次解锁时,我足足花了一天一夜才解开。”

“只要是机关,就一定有解开的方法,看我的吧。”东方子炎自信的说道,可他又变得有所顾虑,回头说道,“大叔,圣凰,这里是禁地,我们这样闯进去,会不会不太好,那可是天机啊!”

“作为中立者,首先就不能相信‘泄天机以惑人,必遭天罚’这种话。”莱茵语重心长的说。

“那是老师说的话,我已经很久没见过老师了。”东方子炎默默地低下了头。

“塞勒恩特?迪许?龙,身为世上仅有的‘圣目’拥有者,本该跟我们站在一起的,但他太过死板,他的使命不该如此的。”圣凰在后面长叹一声,然后慢慢走了过来,冰冷的机械手臂拍到子炎的肩膀上,“还是我来吧,先不为难你。”

“谢谢。”东方子炎抬头望着圣凰那张令人打怵的脸说道。

圣凰不愧为机械师中的皇帝,迦罗灵族的灵帝,在他的精密操作下,不到一刻钟,石门上的棋盘锁就应声而开,三个人没有犹豫,马上进门去了。

石门打开后,是一串向下延伸的楼梯,宽阔如帝都长乐宫的长阶梯,里面依旧是漆黑一片,所以东方子炎还是举灯照明。里面还是闻不到陈旧发霉的味道,反倒有一股淡淡的幽香,但东方子炎识百草药材,所以辨识出那并不是迷香之类的药薰,也不像是香火燃烧发出的香味,倒像是檀木或沉香一类的木材发出的幽香。

终于,他们走下了阶梯,前面是四平八稳的正路了,两侧都是高过六米的墙,刚走了几步,东方子炎就看到了墙上竟然出现了壁画和石刻文字,还有一些石窟,也就是刻在墙上的人物雕像。

那些人形雕像是按照真人的模样,直接在墙石上雕刻而成的,通过这些人形雕塑可以看的出,黎南人的服装与发型装饰与现在的人们没有多大的差别。雕像与雕像之间有壁画,壁画下是一连串的古代咒文,三个人里只有圣凰和东方子炎略懂一些古代咒文,但也只是半斤八两,只能略微看懂一些,配合着上面的壁画,将所有内容连起来看,大概意思就是描述了黎南人之前所有的生活方式,还有创造发明,以及先知与天地的对话,虽然描述的真实,但还是隐约能看得出其中掺杂了很多虚构的画面,因为天地是不会说话的。

敌科地地酷孙术所闹酷方早

忽然,东方子炎在经过一个人形雕像时忽然感觉石像的眼睛看了自己一眼,不由得叫了一声,“那是什么!”

莱茵和圣凰虽都是沉稳的老江湖,但在这么幽暗僻静的地下,听到子炎这么毫无由来的喊了一声,当然也会跟着吓了一跳,只听东方子炎大喊了一声之后,两人同时望向了石像,可什么异样都没有发现。

“你干什么?!”莱茵以为他在搞怪,用力的拍了他的脑袋一下。

“我没吓唬人,那个石人刚才眼睛动了一下!”东方子炎捂着被打疼的脑袋,指着石像说。

圣凰听了子炎的话,伸出自己的机械臂,只听一阵机械转动的声音,他的手臂伸长了将近一米,达到了足够能接触到石像头部的长度,然后摸了摸石人的眼睛,“你看错了吧,这些石头脑袋怎么可能有生命,就算是用巫术或土系术式制造的怪物,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如果真的有,上次我来的时候就发现了。”

“可能吧,可能是我的错觉。”东方子炎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不过他真的没有说谎,他心想可能在这幽闭的地下真的会令人恐慌吧。

知道没事之后,三个人继续往前走,可这条甬道似乎永远没有尽头,就像个无底黑洞。

也不知走了多久,他们一直沉默无言,也没有发现跟黑石魔族有关的东西,还有圣凰之前所说的四通八达的迷宫,所到之处就只有石像和壁画,以及文字雕刻。圣凰是第一个感觉到不对劲的人,她说可能陷入奇门遁甲之类的循环迷宫了,破解这种术数最好的方法,就是静止不动,等待机关运行结束后,出口会自动显现出来,于是他们就席地而坐,正好也能注意一会儿。

“这里跟北极的火山地宫很像。”东方子炎用棉球擦着长刀的刀刃。

“火山地宫,你说的是封印赤皇魅罔的地方吧,兽神朱雀守护的地方。”圣凰说。

“不错,我跟大叔就是在那里遇见的,当时我从朱雀指点下走到那里,从结界中救了大叔,得到了赤皇魅罔。”

“说起来,这小子还是我的救命恩人。”莱茵拍着子炎的肩膀,说道。

“可我没见你手中有赤皇魅罔,那可是十三神器排名第二的,是前洪均帝国玄皇洪均?隆的武器。”圣凰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因为他只见过子炎手中那柄再普通不过的细长刀刃。

“赤皇魅罔……赤皇魅罔的剑魂被取走了,现在形同废铁,”东方子炎叹了口气,“赤皇陪我走了很久,可那次把他丢弃了,是我不好。”

“等等,你从来没跟我说过赤皇被取走了剑魂这一说。”莱茵就像幡然醒悟了一般

,对子炎说道。

“怎么了,你想到什么了?”东方子炎见莱茵有些反常便问道。

“赤皇魅罔内有剑魂灵晶,能排斥所有除剑主以外的所有人,当年铁拳周浩然就是这么死的,所以刑天取出剑魂实属正常,可为何只要其剑魂,却把神器丢掉,可见其中一定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莱茵语气快捷地说。

话音未落,圣凰和东方子炎都有些大惊失色,子炎反应很快,马上笃定地说,“之前,沧月在流域时跟我联系过,说通天塔内有几个神秘黑衣人造访,不知所为何事而,打败了审判杜艾森,还将其雪走刹那的剑魂取走,雪走刹那也是神器之一,难道神器的剑魂之中有什么秘密么?”

说着,莱茵取出了自己的黄泉天都,借着东方子炎手里的灯光凝视着,却没有发现什么。

圣凰沉思了许久,缓缓说道,“在骇古的鸿蒙时代,黎南人等人族分支就人族就能够参透天机所得,得到了很多经验之谈,并且将记录了大量驾驭宇宙原魄的方法,并且,经过后人不断地修改积累,在混沌时代就已经成型了,年轻时听父皇说过,当时的天机笔录以‘书’和‘画’两种形式保留了下来,‘字’的部分就是神谕天书,而‘画’的部分名为‘十相自在图’,还有人说过。只要能将神谕天书和十相自在图结合在一起配合解读,就能拥有解开所有未解之谜的能力,而且这也只是肤浅的猜想,其作用还可能更加深厚。”圣凰顿了顿,“但混沌时代后期,前洪均时代的玄皇洪均?隆为了防止天机泄露,便将十相自在图收藏,还将天书分成了十三份,分别封印到了上古巨兽八诈神以及五灵兽的魄之中,后来五灵兽成为神器守护兽神,便将天书残卷封印到了神器剑魂中,我想,黑石魔族想得到的,就是天书残卷吧。”

“我有幸在魔界藏经阁中看过邪典,里面就肤浅的记载过这件事。”东方子炎叹息道,“老师说过,神谕天书和十相自在图在当时引起了异族兴起的大混乱时代,各种势力为了得到这两件东西而不断发动战争,导致民不聊生,战火蔓延之处寸草不生,所以当年洪均大帝那样做是对的,我想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会更加直接了断的将书画都毁掉。”东方子炎说。

莱茵静静地听着,掉了一根烟。

“你们知道在那之后发生过什么事么?”圣凰抬眼看着子炎和莱茵,语重心长,“邪典中只提到过一点。”

“说说吧。”东方子炎将长刀收回腰间的长刀鞘中。

圣凰叹了一口气,“前洪均帝国在隆逝世后,因为人族贵族矛盾引起内乱,原本早被立为王储的洪均?凌被其皇兄所害,锒铛入狱,新帝在凌入狱后,惨无人道的将赫赫有名的‘洪均之柱’、凌的心腹,玄皇四十六将统统处死,外姓家族涅灵氏见四十六将死于非命,帝都之中无人防守,便趁机反叛,同时刚刚生出雏形的迦罗灵族、西月妖族以及兽族和远古龙族兴起,威胁了人族边境,内忧外患之际,涅灵?彻兴一举攻下帝都,成立了涅灵帝国,之后,涅灵?彻兴在人族大地之上大兴土木,横征暴敛,惨无人道,将洪均帝国的藏宝库与藏经阁大肆搜刮,将人族里里外外都剐了个干净,最后竟然将历任玄皇陵墓破坏,同样大肆搜刮,最后在洪均?隆的刚刚入土不久的棺中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十相自在图,同时也按照五灵兽和八诈神传说中栖身之地展开了搜寻,但多年后扔一无所获,也算是恶有恶报吧,当年被皇兄所害的洪均?凌没有死在狱中,而是不知在何人的帮助下,在涅灵大军攻破城关的时候逃出生天,一直逃到东北方向的无崖,经年逐月的招兵买马,建立了革命军,配合我的先祖和其他部族,以及当时同样刚刚出现的黑石魔族,对涅灵帝国展开了多方面同时进攻,也就是第一次天地之乱,战斗之大实属罕见,所参与的部族与势力是有史以来最多的,最终涅灵战败,十相自在图却不翼而飞,只剩下天书残卷的传说,直到现在,都还只是个传说而已。”

圣凰沙哑着嗓子说完这些,便开始剧烈的咳嗽,就像刚刚回忆完了一段肮脏的历史。

“看来,罗喉的野心不只是消灭人族和法易路神族啊……”莱茵若有所思的说。

就在莱茵刚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东方子炎望着墙上的壁画,突然愣住了,盯着壁画上,像是惊讶的有话说不出。

“怎么了。”圣凰见子炎有些反常便问道。

“我看懂了……”东方子炎就像丢了魂一样,指着着墙上的壁画,“原来它在千年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我们所有人的结局……”

湖南省汉寿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紫金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无锡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治癫痫病南京哪家医院好
三亚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