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魔兽之狂乱贵公子 第497章 Ass♂We♀Can

2020-01-16 18:34: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兽之狂乱贵公子 第497章 Ass♂We♀Can

走后门是一种艺术。

各种意义上的。

在梦中的故乡,那颗蓝色的星球,曾经先祖生活过的年代,有个叫做罗马的帝国。

那个帝国崩溃的原因有很多很多,但是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一个原因就是后门走多了,影响了人口出生率,导致罗马人的主体民族地位下滑,最后被新生的野蛮民族走了后门。

括弧笑,枯燥切艰难的行军途中,卡洛斯只能用胡思乱想排解寂寞。

现实生活中,人际关系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凭本事走的后门为什么要被指责。你不能批评社会的不公,因为你不是输在起跑线上,而是有的人出生就在终点。卡洛斯忍不住去想,如果自己出生在商人家庭,可能会参考吕不韦的发家史拼命赚钱投资瓦里安;如果自己身在农夫家庭,或许会革新农具,圈地拓荒,谋个出生,然后继续往上爬。

不管出生如何,自己那颗不甘寂寞的心终究会驱使自己向着权力的顶峰攀爬。

生而知之是件可怕的事情。

就如同其他人不理解卡洛斯为何宁愿耽误政事处理,也要每天锻炼四个小时,哪怕休养度假,也不会放弃武艺的磨练。

无知者无畏,正是因为知晓旁人所不知道的幸秘,对于未来的恐惧驱使着卡洛斯不断的前进。

甚至卡洛斯可以自傲的说,穿越者里面,没有比自己更拼的,去掉外挂金手指,自己不是战斗力最高的也是最能打的之一。

自己为什么这么拼?

当然是为了逆天改命。

巴罗夫家族的悲剧命运已经被自己生生的扭转了过来。

但是艾泽拉斯的命运呢?

燃烧军团与上古之神,这颗星球所有苦难的源泉。

命运如同汪洋一般真实存在,只不过生命的个体沉浮于这片浩瀚中无法自查。

卡洛斯不敢妄称自己比青铜龙更加有远见卓识,但是他愿意为了所有人的幸福而去奋力一搏。

卡洛斯愿意为了将美好生活延续下去而奋斗,去努力。

因为怕死而悍不畏死。

矛盾又协和。

在其他人眼中,这是一次成功几率很高的军事行动,是值得冒险的。

卡洛斯无法向其他人说明,这是一场开弓没有回头箭的豪赌。

兽人的入侵,对人类是一场灾难,对东部王国的所有智慧生命都是一场浩劫。但是对艾泽拉斯世界来说,却是一记续命的良药。

欺诈者基尔加丹在背后操弄了这一切,萨格拉斯因为基尔加丹的参与而暂时将注意力从艾泽拉斯挪走。

兽人的失败,促成了耐奥祖的死亡,耐奥祖的死亡导致了巫妖王的诞生,因为巫妖王的存在,天灾军团肆虐大地。而天灾军团的存在,遏制了上古之神的复苏,上古之神为了抵御燃烧军团毁灭艾泽拉斯的既定天命,有企图的站在了艾泽拉斯生灵这一边。而天灾军团的反水,既延缓了燃烧军团的入侵,又压抑了上古之神的复苏。

这就是必须要有一位巫妖王的真正原因。

守护巨龙的智慧,波澜壮阔,荡气回肠,一环接着一环。

卡洛斯日思夜想,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做的比守护巨龙更好。

可能这真的是艾泽拉斯最好的未来。

前提是没有外力的干涉。

在没有更多变量存在的情况下,诺滋多姆用众神之父阿曼苏尔赐予它的力量为艾泽拉斯挑选了最不坏的结局。

卡洛斯根本无法解开这个死结。

所以他必须寻求艾泽拉斯意外的力量,才打破这个魔咒。

纳鲁!

无尽的星空,万神殿与燃烧军团的战争如火如荼,根本没有多少原生文明能在燃烧的远征中幸存,就更别提为艾泽拉斯提供帮助。

圣光军团!

只有纳鲁主持的圣光军团,有这样的力量与余地。

死亡之翼,不对,现在的大地守护者还没有放弃自己的姓名。

耐萨里奥的精神状态基本等同于上古之神腐蚀艾泽拉斯的进度表。

大地的守护者从未放弃自己的职责,眼下,约格萨隆还未成功腐蚀奥杜尔,克苏恩还处于虚弱复活状态,恩佐斯依然蛰伏于大漩涡之下。

这是最好的机会。

这是和时间赛跑的一场豪赌。

卡洛斯不愿意按照诺滋多姆的剧本走下去,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无数的悲剧在眼前发生。

所以这一场战役不是终结,而是开始。

德拉诺虽然也是泰坦改造的世界之一,但是德拉诺星球与艾泽拉斯相比,实在太过原始。

黑暗之门跨越亿万光年链接了两个世界,艾泽拉斯能够承受住这样巨大的负担,但是德拉诺不行。

只要黑暗之门一刻不关闭,就会不断的消耗艾泽拉斯与德拉诺之间的元气。

历史上,真是耐奥祖肆无忌惮的研究空间技术,最终导致了肆虐的虚空风暴撕碎了德拉诺星球。

然而耐奥祖没有想到,他的逃亡在欺诈者基尔加丹面前如同小孩子过家家。

最后,兽人的精神领袖在毁了自己家园的同时,也把自己和所有跟随自己的氏族成员送到了基尔加丹面前。

那些影月氏族的兽人术士被转化为基尔加丹永恒的玩具,燃烧军团的实验兵器————巫妖,耐奥祖被做成了巫妖王。

仔细开动大脑,从燃烧军团的立场出发,从基尔加丹的角度思考,再加上阿克蒙德作为意外变量。

阿古斯三巨头的爱恨情仇,决定了德莱尼人几千年的流亡抹消不了基尔加丹的仇恨。

在兽人还有可利用价值的时候,基尔加丹不会真身降临德拉诺的可能性极高。

纳鲁是次要因素,哪怕是强如阿达尔,卡洛斯也不认为这一位能稳赢基尔加丹。

真正的因素是复仇的甜美。

基尔加丹渴望的是一场华丽的复仇,他要证明维伦背叛了艾瑞达人是错误的,他要在维伦彻底失败一无所有之后才会站出来指责维伦的失败。

是的,有时候一场声势浩大的复仇行动,为的只是仇人跪倒在你面前,而你对着他说几句风凉话。

这几句话的价值甚至大于复仇本身。

如果这个基本的逻辑推论成立。

那么卡洛斯认为自己大有可为。

不管是侏儒科技还是地精科技,都比不了军团科技,而与军团科技并驾齐驱的则是泰坦科技。

侏儒/地精科技,震撼人心。

军团科技,摄人心魂。

泰坦科技,牛逼八辈儿祖宗!

眼下的奥杜尔,泰坦守护者还没疯,不是哪怕守护巨龙也不能轻易踏足,想要黑科技,德拉诺就成了首选之地。

艰苦的行军对普通士卒来说是泥泞的漫长旅途,卡洛斯却用这段时间整理思绪坚定信念。

再漫长的跋涉也有尽头,当脱离山区进入黑暗沼泽的另一边后,简陋的雨棚与火盆为联盟将士们提供了一处可以盘曲成一坨睡觉的庇护所。

因为高估了大雨的影响以及道路旅途的艰难程度,这支奇袭部队的主力提前了一天半天抵达集结点。

落在后面还有四千多人,不能放任不管,疲劳的将士们也需要短暂的休整,好吃口热食,喘一喘气。

雨滴并不大,但是密密麻麻铺天盖地,这样的雨势断绝了兽人探查的余地,暴涨的沼泽泥水覆盖了原有的道路,只剩下先前布置的信标还露了个头。

黑暗之门所在的地势较高,情况应该好一些。

卡洛斯在等待了一天之后,决定不管了。

最后一次热汤热饭,最后一次安稳的睡眠。

在指定的时间,工程师们引燃了喷火装置,灌装的燃油足够火焰燃烧最少七十二个小时,身着雨披的联盟士兵最后一次检查自己的武器装备是否固定牢靠,然后背上行囊开始了这场艰难的突袭。

一种奇怪的错位感。

这很不联盟,却非常的兽人。

潮湿和泥泞的环境,还有体温流逝带来的疲劳感。

最后三十公里路程,雾气弥漫的黑暗沼泽里,只有火焰扩散出的光热连成一线,指引着前进的方向。

烟雨蒙蒙中,一场几乎朝圣般虔诚的突袭,被氛围同化的联盟士兵悄无声息的进行,没有互相鼓励,也没有呼喊号子,更多的是在和自己置气,是一种反抗命运的快感。

坚持不住,那就回去。

路途终将走尽,黑暗之门巍峨的黑影已经隐约可见。

没有军官的叱喝,没有老兵的谩骂。

在这种鬼天气,哪怕兽人也龟缩在地堡中,透过视野有限的观察口无聊的打着哈欠。

长久以来兽人施加在人类身上的那种恐惧,令这些参与突袭的联盟士兵有种扭曲的心态。

你们兽人能做到的,我们也能。

越来越多的士兵选择了匍匐前进,泥水和碎石阻挡不了带有复仇的突袭。

阴雨连绵,或许盔甲固定的不好,浸水的衣衫贴在身上也很不舒服。

但是前方就是黑暗之门,是兽人的根,是万恶之源。

卡洛斯用淤泥涂抹了盔甲,靠在一块深灰色的岩石边。

兽人的数量比预计中要少很多,但是谁也不能保证部落有什么后手。

联盟的阵型拉的很散,两万人看起来很多,但是去除掉队的逾期未至的,一万八千多散成一那么大的包围圈,单个方向上的兵力实际是有些单薄的。

观察了整整一个多小时,没有什么异常,兽人稀松的卫兵就换了一次岗。

雨势开始变小,雾气却更大了。

卡洛斯犹豫了几次,最终掏出一把信号枪,对着天空扣动扳机。

三颗炽热的红色信号弹歪歪扭扭的升上天空,没有尖啸声,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光影效果。

那些胸腔燃烧着怒火的战士终于压抑不住战斗的狂热。

安静杀戮的命令被抛诸脑后,带着撼天震地的战吼。

突袭黑暗之门的战斗开始了。

济南华夏医院地址
武汉肛肠医院需要预约吗
安庆治妇科医院哪好
贵阳最有名的癫痫病医院
深圳检查妇科专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