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魔装 第七八九章 分赃

2020-01-16 18:37: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装 第七八九章 分赃

“打破封印的应该是一个无敬无畏、无法无天的人。”太国星君轻声道:“这样的人如果能得到自己的时势,必将成为星域中的一大祸害。”

“此言何解?”真妙星君张大了一双动人的丹凤眼,看向太国星君。

“我认得邪君。”太国星君轻轻吁出一口气:“原域的封印肯定是出自他的手笔,很久以前,我也曾见识过升云府的封印,他的灵诀向来以摄人心神闻名,人界被封印已久,至多会出现几个大圣境的修行者,以他们这种进境,不要说破坏封印,单单是在站在封印前,就可能被压迫得魂不附体了。”

“或许,封印的力量早已经荒芜了。”伏寒星君说道。

“荒芜么?现在,你我谁敢闯进去?”太国星君道。

没有人说话了,金鸦星君露出意兴阑珊之色,他本以为只有自己还记得上古真神的秘密,没想到,有这么多大存在关注着,等到数百年后,封印的力量全部散去,或许也就没他什么事了。

“是谁打破了封印,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上古真神的传承会花落谁家……那是百年后的事。”分宇星君缓缓说道:“还是多想想眼前吧。”

“好。”太国星君的视线在场中扫视了一圈:“以前只有我们四个,还要担心发生种种意外,现在我们聚齐了七个,那么宝光星君的末日也就来了。”

“多行不义必自毙。”伏寒星君笑了笑:“如果那宝光星君一直在外逍遥,我们或许拿他没什么好办法,可他千不该万不该占了升云府”

“哼哼……他以为自己的翅膀硬了。”太国星君冷笑道,在场的几个大存在当中,他和宝光星君的仇怨是最深的,费了大力气培养出来的元阴魔姬被盗采,自己的灵宝也被偷走,虽然已经过了无数年,但每次提起宝光星君,他都会恨得牙根发痒。

苏唐默默听着,并整理着等到的信息,看样子星君之间的冲突,通常是很难分出生死的,因为伏寒星君刚才说,如果那宝光星君一直在外游荡,他们是没办法的,漫漫星海,有着太多隐藏行迹的地方。

而占了星府的星君,通常都会成为众矢之的,如果没有足够的力量,根本就是取死之道。

“影魔星君、千幻星君,我想你们两个应该懂得规矩吧?”真妙星君的视线落在了苏唐和贺兰飞琼身上:“尤其是对付星府之主,风险极大,稍微出现些纰漏,我们几个就可能要遭受灭顶之灾了,所以,必须要听从我的安排,我说不能做的,那就绝对不能去做”

“好。”苏唐的回答很简单。

贺兰飞琼淡淡点了点头,她和苏唐的想法是一样的,既然不懂,那就少开口,免得被人看出端倪。

“你们想出如何着手了么?”金鸦星君道。

“宝光星君毕竟在升云府经营了多年。”真妙星君说道:“而且和妖魔两界的大修们有些交情,在升云府下手,太难了,我们想来想去,只能用最笨的办法。”

“什么是最笨的办法?”金鸦星君又问道。

“炎天星枢星华会的日子快到了,宝光星君这些年混得风生水起,他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真妙星君道:“我们就在星路中伏击他。”

“你疯了?”金鸦星君愕然道:“宝光星君毕竟是星府之主,炎天星枢肯定会摆出车架迎候他,你们连炎天星枢的人也要杀?九野星枢合气连枝,动了炎天星枢,你们还想活着走出这片星域么?”

“这是我们的事。”真妙星君笑了笑:“我和分宇星君去伏击他,就算漏了,炎天星枢只会来找我们的麻烦。”

“先别说这些。”分宇星君缓缓说道:“还是谈谈进了升云府之后怎么样飞派吧,免得到时候闹出不愉快。”

“你倒是有信心。”真妙星君笑了起来,随后拿出几块玉牌,扬手扔给众人:“大家自己看吧,这些都是宝光星君手里的灵宝,当然,是我们现在探听出来的,肯定还有不知道的。”

“我们还没进去升云府呢。”伏寒星君说道:“还是等到里面再说吧。”

“是啊……”太国星君的神色有些怪:“我怎么有一种分赃的感觉……”

“本来就是分赃。”真妙星君笑道:“一定在这里分个明明白白,根据我的经验,如果在这里分不清楚,等真正得到灵宝之后,就有可能相互大打出手了。”

苏唐接住了玉牌,随后和贺兰飞琼对视了一眼,他们心中都有一个疑问,这东西是做什么用的?只是……绝对不能问,否则就暴露了自己的底细。

“咳咳……”金鸦星君于咳两声,随后双瞳陡然变成金色,显然已释放出了神念。

苏唐也释放出神念,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幅巨大的画,画纸上有一件件灵宝,旁边竟然还有文字说明。

大衍凶铃:估测为二品灵宝,来历不明,可融解血肉、震散魂魄。无忧。

最终评价:八分。

金刚山:一品灵宝,有望升为域级灵种,金刚星君的遗宝。有忧

最终评价:九分半。

圣冕:一品灵宝,有望升为域级灵种,原属太国星君。无忧。

最终评价:十分。

苍冥紫雷:法符,无忧。

最终评价:七分。

箭幕:法符,无忧。

最终评价:六分半。

苏唐默默的看着,前后罗列的灵宝足有百余个,但五分以上的并不多,只有十几个,后面的都是评价不超过三分的。

“宝光星君手里应该还有不少灵丹妙药。”真妙星君缓缓说道:“进了升云府,我会用最快的速度把所有的丹药都评上分,我们的原则是,尽可能让我们得到的分保持一致。”

“圣冕本来就是我的灵宝。”太国星君皱起眉:“进了升云府,圣冕也应该还给我,怎么能列在上面?”

“太国星君,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真妙星君摇头道:“灵宝落入宝光星君的手,那就是宝光星君的东西,这样才能保持公平”

“是啊。”分宇星君淡淡说道:“如果你非要特例,那么事情就不好办了,我可以说,金刚山本来就是我的灵宝,被宝光星君骗去的,一样应该还给我。”

“你……”太国星君露出不悦之色。

“算了,他们说得也在理。”伏寒星君在一边劝道。

太国星君不说话了,只轻叹了一声。

“我还有一个原则。”真妙星君又道:“分馅饼的人必须要最后一个选择,所以,你们先挑吧,但我要提醒一下,这一次是随便的,等到以后再挑选时,分最低的人排在第一位,直到他的分数超过最高的人,然后再由分数最低的人开始选。”

“我就不选了。”分宇星君说道:“我只要宝光星君的元丹,一共折算五十分。”

“什么?”金鸦星君、太国星君和伏寒星君都露出了错愕之色。

“我说得很清楚了。”分宇星君说道。

要元丹?苏唐的视线从分宇星君嘴边的獠牙上扫过。

“你这样会给我们惹来大麻烦的。”金鸦星君皱起眉。

“惺惺作态。”分宇星君冷笑道:“这些年来,殒落的星君不在少数,哪个星君的元丹没被人拿走?”

金鸦星君等人都沉默了,苏唐和贺兰飞琼不太懂,自然更不会说话。

“谁先挑?”真妙星君道:“大家在星域中闯荡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什么事情没见过?痛快一点”

“我要圣冕。”太国星君说道。

“好。”真妙星君点头道,接着她挥动手中的玉牌,双瞳中放射出的金光正打在了玉牌上。

下一刻,苏唐脑海中图画上的圣冕突然消失了,而在最下方多出了一行字,太国星君,十分。

“我还缺一件域级灵宝,想要金刚山,不过……后来的无忧有忧又是什么意思?”伏寒星君问道。

“无忧就是没有后患,金刚星君是有宗门的,你得了金刚山,或许会有金刚星君的同宗来找你的麻烦。”真妙星君解释道。

“我不怕麻烦,那我就要金刚山了。”伏寒星君笑了笑。

那图画最下方又多出了两行字。

伏寒星君:九分半。

分宇星君:五十分。

“我不缺灵宝,就要苍冥紫雷和箭幕的法符吧。”金鸦星君说道。

图画上多出了一行字。

金鸦星君:十三分半。

紧接着,真妙星君看向苏唐:“影魔星君,该你了。”

苏唐沉默片刻,摇了摇头:“我就先不选了吧。”

“千幻星君,你呢?”真妙星君又看向了贺兰飞琼。

“这些灵宝……我都不太感兴趣。”贺兰飞琼道。

“这么多灵宝,都不感兴趣?”真妙星君露出讶然之色:“看来两位的见识远超常人呢,看不上眼啊……”

“呵呵……”苏唐笑了起来。

“人家是想一口吃成了胖子,等待最好的出会呢。”分宇星君道:“真妙星君,该你了。”

“我也不选了。”真妙星君道:“不过,我们三个一样的分,所以,下一次要从我开始,因为我是最后选的。”

“好。”苏唐道,他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连分赃都分得如此成系统,看样子对方没少做类似的勾当。

贵阳癫痫医院挂号
成都银康医院看病贵吗
保定治癫痫病最好疗法
广东治疗早泄医院
厦门治疗龟头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