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湖南耒阳市矿征办贪腐窝案领导层全部落马

2019-08-14 18:01: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欢迎收看《焦点访谈》,首先是一则节目反馈。11月10日,《焦点访谈》播出 改厕改在表格上 ,对平顶山市湛河区曹镇乡农村厕所改造中存在着上报数字弄虚作假的问题,进行了报道,节目播出后,湛河区委区政府确定了整改措施,立即对全区改厕情况进行了全面排查,对有问题的人员立即停止,接受调查,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改厕工作,同时对全区所有惠农政策落实情况进行自查自纠。

好,我们来关注今天的节目。耒阳矿产品税费征收管理办公室简称耒阳矿征办,这个单位被人们称为是史上最肥的科级单位,两年间上演了一场贪腐窝案,55人被立案调查,领导层全部落马。今年10月,法院对这一案件的部分涉案人员做出了一审判决。那么窝案为什么会发生?人们从中又能看到什么呢?

解说:

这里就是湖南省耒阳市矿产品税费征收管理办公室。走进办公大楼,记者首先看到了一个宣传版,上面展示的是矿征办新的领导班子成员,包括一名主任六名副主任,所有这些领导都是一年前调入矿征办的,而矿征办前任领导班子成员,因涉嫌贪污受贿已全部为被执法部门收押。此外,在办公楼内还到处张贴有 反腐倡廉标语 。所有这一切都告诉人们,这里曾经经历过的巨大震动。

耒阳矿产丰富,矿征办的主要职责就是统一征收全市煤炭产品的税费,这些钱每年要占到粮食财政收入的40%以上,而收钱的地点就是这些验票站点。其实,耒阳市矿征办一直有着非常严密的防腐措施和监控手段,比如各个验票站点和矿征办都设有监控装置。

在监控室里,收费人员的一举一动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刘洋古 湖南省衡阳市耒阳市矿征办信息股股长:

这些屏幕主要是监控底下所有税费验票站点,煤车过站的情况,我们也可以看到站点工作人员操作的情况,因为如果万一出现一些违规行为的话,我们可能就需要。

记者:

这个可以回放是吧?如果将来有情况可以回放来看。

刘洋古:

对。

解说:

耒阳市矿征办下设46个验票站点,这些屏幕会对每一个验票站进行24小时不间断监控,验票站工作的各个细节,比如压磅称重、刷卡缴费都在矿征办监控范围内,监控人员可以随时调阅录像资料进行回放。如果发生了收费舞弊的行为,是否可以逃过电子监控呢?

刘洋古:

基本上可以杜绝这一情况。

记者:

那这一套设备是哪一年开始安在这儿的?

刘洋古:

这套设备是2007年4月份。

记者:

非常巧合的是,耒阳市矿征办的集体贪贿窝案就是从2007年开始的。画面上显示的这个大市验票站就曾经是腐败行为的重灾区,仅这一个站点,就私分应上缴国家税费1204000元,令人不解的是,这个验票站点的监控设施很完备,也一直在正常运行。那么,验票站是怎么躲过全程监控,疯狂敛财的呢?

大市验票站现任站长介绍,车辆进站后,首先要做的就是进入地磅,压磅称重量。

记者:

那个地方就是磅,是吗?

陈建光 湖南省衡阳市耒阳市矿征办大市站:

对,地磅,这是车的前面,这是车的后面,就是看压磅没压嘛。

记者:

压磅必须完全压准了是吧?

陈建光:

对。

记者:

车过这儿的时候,它的重量顷刻之间就显示到这儿。

陈建光:

对。

记者:

然后你们这儿根据它来算。

陈建光:

对。

解说:

过往煤车司机在压磅称重后,收费员就会根据当前一吨煤应缴的税费,计算出煤车司机这次过站应该交的总数额,然后由他们划卡支付。

记者:

这些是什么?

工作人员:

这是过的单子。

解说:

这种粉色、黄色两连的单子也叫磅单,煤车司机缴费后,收费员会将这种磅单交给他们作为付费依据,而大市站前任站长黄利国就是先从磅单上打起了歪主意。

徐作环 湖南省衡阳市耒阳市矿征办副主任:

这个车子过的时候不上磅,做做样子刷卡。

记者:

您说的不上磅是什么意思?

徐作环:

就是走磅外。

记者:

就是私下把这个煤车放走了。

徐作环:

对。

解说:

没有按程序过磅刷卡的煤车就做做样子,从验票站门前开走了。车辆不过磅,就无法打出磅单来,没有磅单货车司机就属于欠税未交而无法继续通行。为了掩人耳目,黄利国想出了自己的办法。

喻辉 湖南省衡阳市耒阳市人民法院刑二庭副庭长:

黄利国准备了两种磅单,一种是正规磅单,一种是非正规磅单,非正规磅单就是用于收取煤炭税费,不上缴。

记者:

非正规磅单就是假的?

喻辉:

对,是这样的。

解说:

正规磅单是矿征办在相关部门监督下设计制作的,而假磅单却是黄利国等人私下印制的。在大市站记者看到,煤车过站缴费,需要验票站内收费员、查夜人员等多个工种相互配合。所以,黄利国把站内工作人员统统拉下了水。

喻辉:

这一年的端午节,黄利国就召开了管理层人员会议,是个集体操作。

解说:

就这样,黄利国串通了站里其他管理人员和包括私磅员、收费监控人员在内的具体操作者,做足了准备只等煤车过站。

喻辉:

那么他们在放煤车的时候呢,就是说一个专门打磅单的,一个专门收钱的,每一个班下来以后,把打出来的非正规磅单和那个吨位数,和他收的钱进行核对,核对以后,他们上 个班, 个班以后汇总就开始分钱。

解说:

黄利国等人的暗箱操作,都在验票站和矿征办监控器的监视范围内。耒阳市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显示,利用上述方法,从2007年5月到2008年 月,黄利国所在的耒阳市矿征办大市站共私分国家税费1204000元,黄利国从中分得196000元,被耒阳市人民法院按私分国有资产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那么,其它110多万元是如何被瓜分的呢?

喻辉:

他们这个钱就是在会上约定了一个分钱的比例,班长、副站长、站长、管理层人员分47%,其它的普通站员分28%,还有25%用于协调关系。

解说:

黄利国的协调关系就是要拉更多的人下水,而他锁定的第一个目标就是矿征办的一把手罗旭龙,也就是当时耒阳市矿征办的主任。黄利国从2007年到2009年,以节假日看望老乡、接领导为名,分七次送给罗旭龙164000人。

湖南省衡阳市石鼓区检察院侦查员:

有时候罗旭龙确实没在家里面,有时候他在家里面,他在家里面,他也不出来接待,由他的夫人匡秀凤出来接待。

记者:

这是为什么呢?

湖南省衡阳市石鼓区检察院侦查员:

这是一种方式方法的问题吧,经过查证,他事后对这些钱都完全清楚的。

记者:

也就是说他夫人每拿一笔钱肯定是要跟他汇报的?

湖南省衡阳市石鼓区检察院侦查员:

对。

洪道德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只要把这一把手拉下水了,对整个工作班子的其他的人,整个管理层的其他的人,有一种示范性的效应。这些腐败分子再去拉上级的这些领导班子其他成员,以及管理层的其他人的话,相对来讲,就比较容易了,甚至有可能这个一把手会帮助他们,去影响管理层的其他人,让其他人也慢慢地进入到他们整个腐败这个群体当中来。

记者:

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

洪道德:

对,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

解说:

在作为一把手的罗旭龙被拉下水之后,耒阳市矿征办参与腐败窝案的管理层人员数量迅速增多。

刘建成 湖南省衡阳市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

征收办的班子成员,所有的成员都涉及到犯罪,从主任、副主任到征收办征管科长。

解说:

除了罗旭龙以外,矿征办副主任、征收大队长、稽查大队长等在内的20多名管理人员和七名公安干警全部被拉下水,而除了大市站外的其它验票站点也纷纷效仿起了黄利国的办法。

刘建成:

收费站的站长、副站长、班长等人,集体商议收款不入账,进行私分,构成了私分国有资产罪。四个大站所有的职工都参与到私分国有资产来了,只是说班长以下的职工,他们拿的数额小一点。

解说: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罗旭龙收受的贿赂远不止黄利国送的那164000元,而是45.8万元,外加181万元的财产来源不明。正是顺着这些巨额赃款,他们发现了在罗旭龙背后隐秘着的另外三个验票站长私放煤车、截留税款的事实。

陈粤强 湖南省衡阳市石鼓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

基本上是每个节日都送,农历大型节日,像我们这个传统节日,他们有时开个面包车,一拉拉一车人,一车人然后一起过去,就像排队一样的,放一个信封、放一个红包就走了。

刘建成:

下面收费站的站长,他们收费以后都要拿出 0%,给征收办的班子成员进行行贿,以便让他们睁只眼闭只眼,对他们的监管失去制约。

解说:

根据衡阳市检察院提供的资料,截止2011年10月,耒阳市矿征办贪贿窝案涉案金额共有750万元,立案侦查55人,起诉 9人,判决 8人。尤其是管理层人员,全部落马。

这些官员的集体腐败,使得矿征办花费巨资购进的监控设备成了毫无作用的摆设。

演播室主持人 张羽:

透过这起集体贪腐窝案,人们看到的是一条上下勾结、利益均沾的腐败生态链,看到的是一张相互包庇纵容的关系网,这让耒阳矿征办成为了被监管的盲区,一切制度也就形同虚设。这一窝案再一次提示人们,权利必须在阳光下运行,因为腐败的土壤只要在阳光下便难以滋生。

【新协和报喜】“这次不是胖 是真的怀孕了”
怎么能知道是不是癫痫病这4点是诊断依据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电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