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破苍血战 第一百三十七章 追杀风暴 四

2019-10-12 23:03: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苍血战 第一百三十七章 追杀风暴 四

横冲而來的宋斌一脸的杀机,他双目之中充满了滔天的恨意,此时此刻的他仿若就是一头荒古凶兽,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浓烈的狂暴之气,就连呼吸都显得无比的猛烈,

他轻点了一下手中的储物戒,拿出了一把长有二米的宽刀,这宽刀全身通黑一片,在拿出來的瞬间更是乍起了一抹寒光,一股滔天的杀伐之气顿时弥漫而开,与此同时,他一身归一境五重天的修为更是横冲天地,

周围的空气连忙掀起了层层涟漪,震荡出了无数气浪,向着四面八方橫散而去,天地之间一片肃杀之意,

“灵刃斩,”

王毅看着四周的变化,心中暗自一惊,这渲染天地的意境实在令人难以释怀,王毅下定了决心,纵使现在深陷危机之中

,也定要将此人给灭杀于此,否则來日方长,带此人的修为突破桎梏之时,定是一个极为难缠的对手,

一声爆喝之下,股股灵力瞬息便在王毅的右手上凝聚出了锥形的灵力,这锥形灵力一出,便带起了一股毁天灭地之威,四周的肃杀之意再次一变,变得极为狂暴,变得极为戾气,

“嘣,,,”

宋斌使出了浑身的力气,长刀划破天空,向着王毅猛地挥斩而來,而王毅连忙高举右手,纵身一挡,一声剧烈的轰响便爆发而出,响彻在了这天地之间,

这宋斌感到了一股极为强大的反震之力,顿时就感到了双手一阵麻木感,但此刻双目却是皱得更紧了,一抹埋藏数的滔天杀意宣泄而出,

王毅本以为他会爆退不止,谁知他竟不退反进,神情充满了颠狂,清晰可见,他的双手已经被震出了无数鲜血,但就在这时,他这把通体全黑的长刀突然爆发出了一股寒光,

紧随其后,无数刀光剑影全部出现在了王毅的面前,双目凝视着前方,只看得见密密麻麻,数不胜数的刀身剑影,向自己飞射而來,不仅如此,这无数兵器还首尾相连,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阵,好似将要王毅给活活吞噬一般,

“哼,区区假象也敢在我面前摆弄,你杀念如此之强,今日定不能让你多活一息,复始空间,万象循环,你就此步入黑暗之轮回吧,”

王毅双目之中闪过一丝精光,顿时整个幻想为之一顿,纷纷碎裂瓦解,而这宋斌却是感到了一股莫名的黑暗将自己给笼罩,他还未察觉自己已经深陷复式空间内,

只觉得自己像是掉入了万丈深渊般,永无止境的坠落,永无止境的旋转,只感到心脏在狂跳,只感到神情在恐慌,但是四周的一切仍是漆黑无比,看不清任何一切,更感觉不到任何一切,

“这这这·······怎么可能,我要灭杀王毅,我要灭杀王毅,怎会身中幻觉,不应该是他身中我的幻觉吗,这······”

王毅听到了这宋斌的心神,不如复式空间的他,心神之中竟还在爆发着一股难以想象的恨意与不甘,

“我倒要看看我王某何处得罪了你,你竟然对我的恨意如此浓烈,”

王毅在飞行中,闭上了双眼,静神议会,顿时神情一震,脸上显现出來了无比的骇然与惊愕,

从这宋斌滔天的恨意中,王毅发现了他痛恨自己的源头,原來这宋斌是当年与自己一同深陷在驿场内的花宗牢房内的修灵者,王毅清楚的记得当年自己为了求生与周罗、张虎二人联手,从牢房的另一侧逃窜,将这无数的修灵者当成了吸引火力的炮灰,

此时想來也是震撼人心,一次蜕变竟给自己埋下了一次恩怨,一次恩怨又给自己埋下了一场杀戮,遁逃之中的王毅,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这宋斌,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事已至此,想之无用,我已不再是当年的王毅,更不会再有丝毫的犹豫,此时此刻的异界动荡的因素有很多,我便就是最大的一个,竟沒想到事情会发展至此,

胡前辈,往左侧遁逃,那纪老已经封死了退路,我们已是笼中之鸟,瓮中之鳖了,此战决不能硬碰硬,”

“啊········”

耳边传來了震耳欲聋的呼喊声,原是那数千的散修,看见宋斌就此沉沦而爆发出的怒火与恨意,此刻他们一个个的都如同蛮荒之兽,显得无比的凶猛,那双目之中的杀意与恨意是无法抹灭的,

王毅也知晓,此战就算自己是龙龟至尊,也将成为千古罪人,但事有两极,只要利大于弊,一切都好镇压,

“杀了他,,,杀了他,,,杀,,,,,”

无数的呐喊与爆喝,在这一刻阵阵的萦绕耳边久久不散,但是这震慑人心的声音反倒使王毅更加的冰冷与无情,他要逆天改命,重振异界,这不同的声音定是要全部消灭,否则大业难成,

“胡前辈,继续抛撒储物戒,”

王毅看了一眼身后的胡承超,大声喝道,双目之中也已经看不清了如水般的清澈眸子,此时此刻它就是一把锋利之极的利刀,

“好,”

胡承超听到这话,也是连连点头,连忙涌动着灵力包裹起了数个储物戒,向身后猛地一抛,顿时王毅四人再次加速向左侧疾驰而去,

“不好,不好,同样的招数居然也想使用两次实在是狂妄之极,散,散,散,”

散修之中一男子大声喝道,瞬时间所有的散修分别想四面八方橫散而去,显得无比混乱与惊慌,

“嘣嘣嘣嘣嘣,,,,,”

尽管如此,但是这数个储物戒还是如期的爆裂而來,无尽的洪水一泻千里,冲噬着无数修灵者,再次造成了百余人受伤,待众修灵者缓过神來之时,却发现四周已是空荡荡的一片,毫无人迹,

“该死,居然被他们给逃了,这该如何是好,”

“现在这王毅看不见,就连宋哥也身受重伤,我们该如何是好,”

“对呀,是继续追寻王毅,还是回到旺北之区救宋哥,”

“现在花宗宗主与繁东之都的纪老全部在追杀王毅,这整个极西之地已是一块硝烟之地,这王毅纵使有天大的本事断然也不可能安然逃离,宋哥对我们不薄,还是先救宋哥,赶紧回程,请神医救治,”

“对,还是先救宋哥,”

众修灵者达成协议之后,便转了一个方向,向旺北之区疾驰而去,临走前回首一看,仿佛看到了王毅那冰冷无情的双眼与那伟岸的身躯,浑身不禁一震,背后感到了一丝寒凉,

他们都不是愚笨之人,岂能不知王毅的厉害与狠毒,这宋斌与王毅交手,数息间便重伤成这样,他的实力更是与通融境的聂明打成了平手,仔细一想,纵使自己一方有千人,但要想灭杀,定是两败俱伤,他不想两败俱伤,不想再做无谓的牺牲,就此打住实在是明智之举,

“胡前辈,虎哥,三师兄,你们三人暂且为我护法,我消耗了大量的灵力与气血,定要恢复,否则难以抗衡这无数修灵者的进攻,

在这期间定会有修灵者前來追杀,我便将我所有制作的储物戒给你们,另外在给你们一人一道玄冥之火与五行之源,片刻的时间,我只需片刻,所以拜托了,”

王毅双目凝重的看向这三人,此时此刻这三人依然成为王毅最相信的人,王毅连忙扬手一挥,将无数储物戒分给了他们,还散出了三道冲噬着无上霸气的玄冥之火,顿时天地一片火热,

不过王毅还是放不下心,毕竟数万人的攻击之力,实在是难以想象,王毅连忙再次轻点了手中的储物戒,耳边顿时就听到了一丝嗡嗡的轰鸣,

原來王毅释放了嗜雷妖蜂,这两只嗜雷妖蜂早已今日不同往时,现在已是非常的强大,他们好像也知晓王毅深陷危机,突然变得无比暴躁,尾部不断的释放出了丝丝雷电之力,

“嗷··········”

与此同时,天地之间还传來了一声剧烈的轰鸣,王毅将手中的龟储戒给捏碎了,瞬间一头巨大的火龟,出现在了王毅的身前,巨大的身躯将王毅给笼罩,他们是在保护他自己的孩子,

这一幕深深的震撼到了其三师兄,他神情一震,双目之中闪过一丝追忆,他响起了师尊,紧随其后,便斜嘴一笑,那是发自内心的意笑,他愿意为王毅付出一切,因为他深爱着他的小师弟,

这火龟出现的同时,与这三道玄冥之火相互呼应,瞬间产生了一种难以欲言的感应,瞬时间王毅给予的五行之力也疯狂的运转了起來,在此刻胡承超、张虎还有其三师兄的修为竟无休无止的攀升而上,

一股强大到想要毁灭天地的力量,猛地掌握在了他们的手中,那张虎与其三师兄本就是火修,此刻从归一境四重天直接一跃达到了归一境巅峰之境,而那六重天的胡承超更是直接成为了通融境的强者,

这修为的突变是暂时的,但却给了他们三人无尽的希望,这一结果正是他们梦寐以求之事,自身的所有缺陷全部被五行的运转而饱和,此刻自己就是一个充满了无穷力量与神通的大能者,

既然如此,那这上天入地还有何畏惧,这三人脸上顿时洋溢着一丝激动,

桂林妇科医院
江苏治疗白斑病费用
宜宾治疗睾丸炎方法
桂林妇科医院哪家好
江苏治疗白斑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