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剖析畸形官商关系打招呼乱审批当保护伞

2020-02-15 15:57: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剖析畸形官商关系:打招呼、乱审批、当保护伞

核心内容:在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上,“政商关系新生态:君子之交,相忘于江湖”成为一个分论坛。

勾肩搭背

畸形官商朋友圈

官商之间结君子之交,本无可厚非。正如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所提及,跟企业紧密结合更有利于追赶西方国家,否则会因先天不足而迟滞经济发展。

不过,目前的官商结合有些变味儿,从正常的促进经济发展变为赤裸裸的权钱交易。

梳理一系列腐败案件可以发现,绝大多数落马贪腐官员都与不法商人有深度勾连,官员假借商人之手完成权力的变现,而商人则利用官员的权力谋求不正当利益。

有业内人士认为,畸形的官商关系集中体现在三个方面:打招呼、乱审批、充当保护伞。

打招呼。在一些诸如工程招标、采购、资源出让的经济领域,找到部门的关键人物打招呼,已经成为一些商人拿项目的不二法门。比如,在湖南省交通系统腐败窝案中,打招呼拿工程早已不是潜规则,而是明目张胆的显规则。

乱审批。以落马贪官刘铁男为例,身为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手上掌握着重要的项目审批权力,但是其违规审批行为却直接导致公权力沦为个人谋利工具。在法院认定的其犯罪事实中,关键一项就是为商人邱建林三个公司获得国家发改委审批提供帮助。

充当保护伞。一些负有监管的干部,面对违法犯罪现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通风报信、暗通款曲,充当不法商人甚至涉黑势力的保护伞。比如,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原副厅长吕英明,在担任广东省水利厅副厅长等职务期间,滥用职权,并且收受巨额贿赂,为西江流域盗采河砂团伙充当保护伞,导致西江流域河砂被大量盗采。

畸形官商关系的出现,与市场机制不完善、权力失去监督制约有关。

由于我国市场体系尚不完善,主导经济发展的模式也没有根本转变,官员手中的资源配置权、项目审批权等确实能给商人办事。论坛嘉宾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说,如果过分依靠政策,不是靠法治,就容易产生,必然导致腐败。

另外,一些权力一旦失去有效监督和制约,也就为一些希望走捷径的商人打开了方便之门。社会上慢慢形成了一种风气和习惯,官员和商人以关系和利益作为交换条件,不论是民营企业还是国营企业,都存在这样的问题。格力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董明珠说。

背对着背

官商关系又走极端

在反腐高压成常态的背景下,不敢腐渐成气候,然而,另一个极端却出现了:为了避免负受牵连,一些官员对企业家避而不见,或者搞软拒绝,从过去的勾肩搭背变成了背对着背。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研祥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志列就关注到了官商关系出现的新动向:有些地方又出现了懒政怠政的不作为现象,一些官员不吃、不拿、也不干,对企业家避之不见;而有些见了企业家满脸笑容、客客气气,搞软拒绝。过去的勾肩搭背变成了现在的背对着背,官员和企业家之间横亘着无形的隔离门和玻璃门,使企业发展得不到正当支持和服务。

对此,郑永年认为,因为反腐高压,官僚不作为,出现了有权不作为而企业没有足够的权力来作为的现象。现在不接、不批文件就是一些官员的新常态。一些官员恨不得和企业一点关系都没有,这种情况很麻烦。

一些企业家也表示,现在土地供了,资金批了,项目却推不下去。从表面上看,是国家财政资金效能低下的问题,而从深层次看,恰恰折射出新形势下庸政懒政怠政现象的抬头,甚至蔓延。

要治理这个问题,应建立一套重新考核干部的制度。保育钧说,当前公务员只进不出,工资待遇跟级别挂钩,只要不出大问题,可以一辈子享受公务员待遇,做好做不好都一样。

保育钧认为,应该建立公务员淘汰制度,考核跟绩效联系在一起,从制度上预防不干事,从制度上来调动积极性,既有奖励又有处罚,让不干事的官员通过业绩考核离开岗位。

关系淡如水

约束权力划清边界

如何构建新型官商关系已成为社会焦点。指出:官商之间淡如水,要相敬如宾,不要勾肩搭背。总理也在今年的工作报告中强调要以权力瘦身为廉政强身。

从中央到地方、从反腐专家到经济学者,都提出同样一个思路:建立健康新型官商关系必须处理好权力与市场、权力与企业的关系。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参事钱颖建议,在经济新常态下,必须切实转变职能,把与企业的关系从关系紧密型转到保持距离型

,把在经济中的作用从参与型转到服务型,既减少腐败,又把企业解放出来。

此次博鳌论坛上,原外经贸部副部长、博鳌亚洲论坛前秘书长龙永图说,建立健康新型官商关系,必须简政放权,还要把法律作为一个底线来确定关系的基本框架。长期以来,中国官员和企业家的关系是不平等的,官员手中掌握了大量的权力,包括资源分配权和审批权。如果不真正建立一个法治关系,企业和的关系肯定是不平等的。

对领导干部权力缺乏有效制约和监督是产生腐败的根源,需要切实规范权力运行。龙永图表示,权力要在阳光下运行,要建构一套公开透明的权力运行机制,用制度来消除没有原则的政治与没有道德的商业,回归权力和商业的本真,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对于权力的约束,郑永年认为,关键是要不断健全完善权力清单与负面清单制度。权力清单厘清职能边界,将使更好发挥宏观调控作用;负面清单划定的企业经营边界,从而最终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真正起决定作用。

武进人民医院湟里分院
重庆市传染病医院怎么样
阜阳妇科医院
淄博治疗卵巢炎医院
威海治疗睾丸炎方法
分享到: